苍 鹭

镜梦:

“如今我走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我知道哪条路是对的,毫无疑问,我就是知道,但我从来不走,为什么?因为这太他妈的艰难了。”
——《闻香识女人》

在孤独与孤独之间
    《闻香识女人》无疑是部经典之作,它的经典不止在它古典而激情的情节、台词、构图和配乐,更在于荡漾在这些之下的绵长又忧伤的情怀,那是淡淡的却又化不开的孤独。
    总有人说“少年不识愁滋味”,但并没有多少人意识到青春对于聪明而敏感孩子来说并不意味着无忧无虑的生活。查理是正直的人,不为外界的“规则”所动摇,执着于自己内心。但是归根到底,人类是群居动物,每个人都说要做自己,但你真正做自己,你就会被社会所“抛弃”,或者说是自己“放弃”了这个世界。查理无疑是有勇气的,在迷茫与踌躇之后,向死而生。社会的所谓规则,是会随着当权者而改变的,只有自己的内心不会变化。
    史法兰是一个人、一群人、一个时代。他优雅而古典,不会因为外在的束缚而掩饰自己的内心。“我爱女人”就是“我爱女人”,不猥琐不疯狂,就连去“约炮”都是那么典雅。但是当一个老绅士遇到一个年轻的时代,一种淡淡的忧伤就弥漫了出来,那是一种英雄老去的感慨。一曲优雅的探戈之后,却只能无奈的看着现实带着一切远去,无可奈何。
    查理和史法兰很像,固执的不愿意改变自己,他们游离于世界之上,是那样的孤独。在孤独与孤独之间是那些麻木的空虚的成年人,固执于自己想让自己看到的“真实”,不愿意承认自己不想承认的“虚假”。他们就像“腊肉”那样,被现实的“规则”弄的硬邦邦的没有生机,却自我感觉良好,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规则”的守护者,其实不过是“规则”的牺牲者。尼采说过“你们看的我跌倒,却不知道我跌倒的地方在你们之上”。
    孤独是可爱的,是上天赐给人们最好的礼物,我们在孤独中思考,在孤独中死去,在孤独中涅槃,千万不要让孤独变成麻木。庄子写人世间,写尽处世之难,在最后写的“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这大概是最好的解释了。

PS:这是我第一次写影评,欢迎各位批评、夸奖、调戏我哦✧٩(ˊωˋ*)و✧

在都市里茫然无措 不如静下心来找回自我

“教练,我有点想嘘嘘”“不是才去了吗?做完这五组再去吧”“…”“你怎么站着不动”“教练 其实我点儿累了”“嗨,累了你就说呗 休息一会儿”“教练,其实我听说你表妹挺漂亮…”“……”“教练,要不你把表妹介绍给认识认识?以后你就是我大表哥 到时候你叫我做几组就做几组!”教练迷之微笑…“教练,要不我请你吃晚餐?我和您一见如故 你想吃啥”教练转过身拿起放在杠铃旁类似拳击套一样儿的东西 “教练,其实我就说着玩儿的!我就喜欢训练 训练使我快乐”[em]e100014[/em]

后来会有很多人问你 后来你们怎么样了 你会怎样回答他们呢
后来阿大家都变成了很好的人 都有了自己的新生活
独自旅行 为自己买单 去买一栋属于自己的房子 找一个能到最后的伴侣
可惜年轻的时候阿 事情发展的太快了 还来不及成长就退出了各自的世界
其实没有出卖背叛死亡 在任何能够被撰写进故事的情节起始之前

我有个恋爱想和你谈下

阅读文字:


文:摘自烟波人长安《我有个恋爱想和你谈下》

201×年,许露给我打电话。

我又分手了。她平静地说。

哦。我说。

陪我出去逛街吧。她又说。

……你没有女性朋友吗?我问。

有啊,你就是。许露回答。

……我很忙的。我推脱。

十块钱一个小时,许露又平静地说,现金,去不去?

去去去!收拾东西,五分钟滚出门。

 

前脚刚下楼梯,忽然想起来,嗯?又分手了?不是说年底打算结婚的吗?

……算了,她老分手,我都习惯了。

我和许露上大学的时候认识。那时候她就已经在谈恋爱,男朋友又帅又高,有没有钱不知道,反正穿得很光鲜。我们屁都不懂的时候,这大哥就知道出门要喷香水。

两个人一度感情很好,甚至打算毕业就领证。那段时间,许露每天都很开心。

直到毕业前,男孩的前女友回来找他。

男孩和许露在大马路上对峙。许露说,把我给你买的戒指还我。

然后她把戒指用力扔向滚滚车流。

当天晚上她就后悔了,拉着我们去给她找戒指,还好是凌晨,路上基本没有车,但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

许露坐在路边,一句话不说,就是不肯离开。

那是她第一次分手。

后来她毕业,找了工作,又谈了一次恋爱。

这次的男朋友各方面都不错,体贴可靠,也没有前女友这个可怕的物种。两人谈恋爱一年多,已经准备订婚,说好十一长假的时候,见见双方的家长。

结果那之前半年,男方所在的公司意外倒闭,他没了工作,整个人变得很消沉。

投出去的简历大都没有回音,有回音的瞧不上,他开始没日没夜地打游戏。许露劝他,不管是什么工作,可以先做做看,不然要见家长的话,不好说。

男方冷笑,说真他妈麻烦。

他消失了整整一个月,许露给他打了十几个电话,不接,再打,男方发来短信,说,我们分开吧。

那是许露第二次分手。

她过了一年才慢慢恢复过来,再联系的时候,她有了新的男朋友,仍旧是掏心掏肺的爱情。

我觉得,这次终于找对人了。许露和我说。

我替她高兴。我也以为,这次一切都会好了。

看来并没有。

赶去见许露。她神色平静,没说分手的事,我也不敢问。

还是老老实实逛街吧,十块钱一个小时啊,想想都特别开心。

跟着她去了一家商场。商场从外头看就面相不善,走进去,吓得屁滚尿流。

T恤五千块钱一件!裤子两万一条!大衣……大衣的价钱都不敢看。

这衣服都是金子做的?我小心翼翼地问。

许露一脸鄙夷,你能不能不这么低俗?

……就这么低俗怎么了?!十块钱给我,我现在就走!

许露不理我,自顾自地试衣服。她一副轻车熟路的样子,连价签都不看,两根指头捏起来,扫一眼,轻轻说一句“版型不好”,放下。一个小时内,我陪她转了五家店,看了七八套衣服,一件也没买。

店员居然还恭送她出门。

 

你怎么光看不买?终于有机会喘口气,我问她。

许露眨眨眼睛,好像这个问题很奇怪。

因为买不起呀。她说。

 

……买不起就去一个平民一点儿的地方好吗?!

后来我们在商场外面一家小面馆吃面。

哈哈哈还是这里爽!老板,给我上两碗面!有一碗不吃,我就看着!

许露就要了一碗,吃得很仔细。

这次……是因为什么?我斟酌着问。

没什么。许露面无表情,说,他觉得我脾气不好。

嗯,你脾气是不太好。我点头。

许露抄起了旁边的椅子。

 

就因为这个?好不容易劝她把椅子放下,我又问。

算是吧。许露说,有段时间我们老是吵架,吵到砸东西那种。也说不上为什么,就是觉得他和一开始追我的时候不一样了,什么都不管,守着电视能看一晚上。我加班回家,就想和他说说话,根本没人理,哪怕问我一句“晚上吃饭了吗”也好啊。

许露摇摇头,又说,人可以变得这么快的吗?刚开始的时候那么好,不到一年就成了这样?吵的次数多了,他就说我脾气太差,没有耐心,说他朋友的女朋友都比我温柔多了。我一生气,就提了分手。

他说,好。许露慢慢说。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其实我也在想,会不会是我的问题?许露问。

我瞥一眼她旁边的椅子,咽了下口水。

还好吧。我说。

我不会再相信爱情了。许露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说。

我正打算拿起另一碗面,手停在半空中。

我看明白了。许露说,每一个人都说爱我,说没有我就不行,最后还不是都走了?我一直以为,只有爱情才可以让两个人天长地久,现在看,根本就不是。

我还是随便找个人嫁了吧。她叹口气,又说,买房买车,办个装模作样的婚礼,领个证,生个孩子,一辈子也照样过。

我看看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给你讲个故事吧。我说。

许露看我一眼。一分钟十块钱。她说。

……打劫一个穷人!这个社会还有没有良心了?!

随便你。我说。

 

从前有一只兔子……我起头。

许露打断我。我不喜欢兔子。她说。

……换个开头。

从前有一只狗……我重新起头。

许露又打断我,说,我也不喜欢狗。

……从前有一只小熊!我几乎要掀桌子。长得不好看但也不丑,还很年轻的时候,她就想,我这一生只需要一次真正的爱情就够了。但是她怎么能知道遇上的人是不是真心爱她呢?于是她就把自己的心分成了两半,她想,如果第一次错了,我还有另一次付出真心的机会。

后来她真的遇上了特别喜欢的人,一只长颈鹿。她觉得长颈鹿好帅呀,又高又瘦,而且看得远,经常给她说一些远方的小故事。长颈鹿也说喜欢她,夸她长得漂亮。他们在高高的树下拥抱、接吻,长颈鹿弯下他的脖子,对小熊说,我会照顾你一辈子,天长地久,两厢白头。

小熊很高兴。她想这不就是我要找的人吗?所以她拿出自己一半的心,放在长颈鹿手里。她还想给长颈鹿更好的,就穿过森林,找最甜的蜂蜜,自己舍不得吃,全留给他。长颈鹿天天吃蜂蜜,也很高兴,说我要长胖啦,蜂蜜真好吃。

但是过了几个月,长颈鹿忽然对小熊冷淡了。有一天他牵了一只梅花鹿过来,说小熊,我不喜欢你啦,你看梅花鹿比你漂亮得多,大长腿,还瘦,我要和她在一起。

小熊慌了,说,我去拿蜜给你吃吧。

长颈鹿摇摇头,说,我真的不喜欢你了,你不适合我,你看你身上连花纹都没有。

小熊说,我去拿蜜给你吃吧。

长颈鹿说我根本就不喜欢吃蜂蜜呀,我是吃叶子的,蜂蜜一点儿都不好吃。

小熊说,我还是去拿蜜给你吃吧。

她真的又去找蜂蜜了。天黑下来,她在树林里走得遍体鳞伤,还在心里想,蜂蜜是我能给你最好的东西啦,等着我,我拿蜜给你吃。你怎么突然不喜欢吃蜜了?你以前明明吃得那么开心。我要走很多很多路,这样是不是就能瘦了?你看我身上的皮都被划破了,留下伤疤,我就也有花纹啦。我给了你一半的心,你不要丢下我好不好?

不要丢下我好不好?小熊想着,跌跌撞撞一直走。

等她带蜂蜜回来的时候,长颈鹿已经不在了。

小熊呆呆地站在原地,站了很久。

 

许露哼了一声。好无聊的故事。她说。

你等我说完。我说。

最后小熊也没有等到长颈鹿。她等啊等,直到找来的蜂蜜慢慢流到地上,被蚂蚁舔得干干净净。蚂蚁们一边舔还一边交流,说这些蜂蜜掺水了吧?都不黏嘴。而且蜂蜜不是甜的吗?这个怎么这么咸呀……

再后来……小熊离开这个地方,去了一个更大的森林。

这个森林里的动物比以前多得多。但是小熊很小心,她想,我只有一半的心啦,一定要找到合适的人,才能给出去。

她去找水喝。森林里有一条大河,动物们都在下游喝水,大家挤来挤去。小熊刚排到一个位置,一不小心就被别人抢走了。

一只豹子过来,赶走一群松鼠,指着河水对小熊说,你在这里喝吧。

小熊喝着水,心想,豹子好体贴啊。

豹子还带她认识整个森林,给她找住的地方,有什么好吃的都给她留一份。小熊一点点被感动了。她问豹子,你喜欢我吗?

豹子点点头,说,喜欢。

小熊说我不敢喜欢你呢,我的心只有一半了。

豹子捧着她的心,仔细看,然后说,我会好好保护你,以后,我就是你的另一半。

小熊笑了。小熊把剩下的那一半心交给了豹子。他们在森林里肩并肩地走,一起找食物,一起吃饭,小熊吃蜂蜜,豹子吃肉。他们还一起去河边喝水,一起缩在小树洞里睡觉。下大雨,他们四处跑都没有躲雨的地方,淋得浑身湿透,还一边跑一边笑,冲着对方做鬼脸。

小熊想,好幸福啊。

这样,也许真的就是一辈子了吧。她又想。

但是过了一年,他们开始吵架了。不知道为了什么。也许是因为树洞太小了,豹子打不过老虎,找不到更大的树洞;也许是因为河水变脏了,豹子抢不过狼群,不能去上游喝水;也许是因为小熊觉得没有了刚认识时候的感觉;也许什么都不为。总之他们经常吵架,一吵架豹子就变得心烦气躁,好几天都不和小熊说话。

小熊说你该练一练肌肉呀,我们一起练好不好?把老虎打趴下,把狼群赶走,一起去喝干净的水。

豹子说,你废话真多。

于是又是一轮新的吵架。

又过了一段日子,有一天,豹子忽然走了。小熊在树洞里等他,怎么都等不到。她到处找,后来在另一个角落找到了他,但他和一只松鼠在一起。

小熊慌了。小熊说,你回来吧。

豹子说小熊,我不喜欢你啦。我们天天吵架,我累了。

小熊说,那我们以后不吵架,你回来吧。

豹子说,你脾气不好,还给我很大压力,我需要一个温柔的人。

小熊说,那我改改自己的脾气,你回来吧。

豹子说,不回去了,松鼠对我很好,我要和她在一起。她说我是她第一个喜欢上的人,你看,她给了我一整颗心呢。

小熊说不出话。她想说我有半个心给了长颈鹿啦,可是我对你也是真心的啊。

她说,豹子,你回来吧。我不给你压力,你不用练肌肉的,我可以继续住那个小树洞,也可以喝下游的河水,你回来吧。

可是豹子还是走了,带着松鼠一起走了。

小熊想哭,但哭不出来。她想原来眼泪是从心里出来的呀,心没有了,眼泪也就没有了。她想我还是去找蜂蜜吧,但是森林太黑啦,我自己不敢去,你能不能和我一起去?你说要做我的另一半的,我不任性了,我不和你吵架了,你能不能和我一起去?

她不知道该怎么做。她天天在森林里走,有时候能找到蜂蜜,却一口都吃不下。蜂蜜又顺着她的手流下来,地上的蚂蚁兴高采烈吃一口,张嘴就骂街:靠,换了一个森林,怎么蜂蜜还他妈是咸的?!

 

许露默默地看着我,筷子拿在手里一动不动。

说完了?她低声问。

还没。我喝口水,继续讲。

 

这样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小熊一直是一个人。她想,我已经没有心啦,再也不可能爱上别人了。她周围的母熊都找到了自己的伴侣,看上去都很幸福。小熊又想,不如随便找一只老虎算了,老虎有力气,和他一起可以抢到很大的树洞,可以喝到干净的水,而且,听说老虎不需要真心。

但是她还是在等。

又有一天,她忽然发现,有一只猴子在试着接近她。猴子偷偷摘水果放在她的树洞里,她没发现,结果坐了一屁股果汁;猴子趁深夜去河流上游取水给她喝,用叶子装着,结果路上全漏个干净;猴子在她头顶的树上跳舞给她看,脚滑没站住,结果摔得鼻青脸肿。

小熊想,猴子真笨啊。

她问猴子,你是不是喜欢我?

猴子脸红了,说,喜欢。

小熊说,可是我不是大长腿。

猴子说,你是熊,要什么大长腿。

小熊说,我脾气不好。

猴子说,没关系,我脾气好。

小熊说,我不能喜欢你。我没有心了。我要找一只老虎,老虎有大树洞,两个人住也不会挤。

猴子说,我也有树洞,是给你造的,还没有造好。我带你去看。

小熊想了想,跟着他去看。猴子真的在造树洞。猴子很笨,树洞造得很丑,但是很整洁,还开了窗户。

猴子说,窗户朝东,早晨太阳一出来,就能照到你。

猴子又说,我睡树上,所以树洞是你的,以后你也不用去找水喝啦,这棵树里面有新鲜的地下水,在家可以喝个饱,喝一碗,倒一碗。

小熊冷笑,说,要是我带别人回来树洞住呢?

猴子一愣,半晌说,给你的,就是你的了……吧。

小熊忽然发脾气了。她一掌拍碎了树洞的门,又一掌打碎了窗户。她大声说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又不会喜欢你。反正你们都是一样,不是喜欢大长腿,就是喜欢小清新,你将来一定也会离开我,我为什么相信你?!每个人都说喜欢我,都说爱我,可是都走了啊!他们都走了啊!

她哭着把树洞拆得稀烂,又哭着走开。猴子在背后愣愣地看着她。

小熊心想,虽然很对不起,但是,算了吧。

明天我就去找老虎。她又想。

晚上她听到森林里有砰砰的响声,好像谁在敲木头。小熊忍不住出去看,就看到猴子背对着她,在那个白天被她打碎的树洞前拼命忙活。

猴子也看见了她,笑着对她说,就快好了,我快把树洞修好了。

小熊忽然鼻子一酸。

猴子又说,我把摘来的水果挂在树洞上面,你就不会把它们坐碎啦。你是不是不喜欢地下水?我打算去练肌肉,以后就能和别人抢上游的水喝了……

小熊看到他旁边还有一本书,《你最需要的肌肉训练法》。

小熊鼻子又一酸。

猴子还在说什么,小熊从背后抱住了他。

和我去一个地方吧。小熊说。

猴子点头。他们离开这个大森林,走回小熊和长颈鹿相遇的那个小森林,又一直往深处走。最后他们找到了那种最甜的蜂蜜,小熊把蜂蜜递给猴子。

给你吃。小熊说。

猴子兴奋得两眼放光,说,一起吃一起吃!我们一起吃。

小熊愣了一下。

他们坐在一起吃蜂蜜。小熊忽然觉得蜂蜜变甜了。她想,原来蜂蜜是要两个人一起吃,才会好吃的呀。

猴子吃得诚惶诚恐。小熊笑,说,你为什么这么小心。

猴子摇头。因为是你送给我的东西。他说。

小熊又愣住。她忽然很想哭。她想说我不能和你在一起呀,我已经决定不再喜欢任何人了。她想说吃完蜂蜜你就走吧,就当我伤害了你。她想说我是很想喜欢你的啊,可是我的心都给过了别人,我没有真心可以给你了,我没办法好好喜欢你啊……

但她又想起来,没有心,她为什么还这么想哭呢?

她觉得胸前很痛,好像要炸开。她把手放在胸口上,惊讶地发现,她的心完好如初,正在用力跳动。

小熊呆了片刻,慢慢笑了。她想,原来只要真心喜欢一个人,心是会渐渐长出来的吧?

 

原来爱情和大长腿没有关系。

原来爱情和树洞也没有关系。

爱情和什么都没有关系。爱情就是爱情,有的爱情自带房子,有的爱情自带车子,有的爱情一开始什么都不带,但只要和你在一起,将来都会有。

我付出真心没有错,只是没有遇到对的人。

所以,在遇到你之前,我还是要相信爱情。不然,就遇不到你。

 

讲完了。我说。

许露眨眨眼。这就讲完了?她问,你这个故事没有说清楚啊!小熊呢?猴子呢?结局呢?

我怎么知道,我说,那是他们的事,不是我的事。

许露摇头,怪不得你的故事一个都卖不出去。

……羞辱别人很有优越感是吗?

我的故事里没有结局,只有两个人在一起。我说。

许露撇嘴,他们两个以后一定会分手的。

我不知道,我说,你也不知道。

许露拿筷子轻轻拨着碗里的面,一言不发。

我再好好想想吧。她说。

嗯。我说,你想明白之前,能不能先把饭钱结了?

许露又抄起了椅子。

那之后,她偶尔还会联系我。

我每次都兴高采烈地和她聊天,然后假装不经意地说,上次说好的十块钱一小时,她还没付给我。

许露假装没看见。

……这个社会果然没有良心了!

 

一年后,她突然传给我一张照片。

是合影。一男一女,在照片里笑靥如花,看上去无比开心。

我什么都没问,把手机放到一边。

过一会儿,许露又发过来一句信息。

谢谢你之前说的话。她写。

咦,我说过什么吗?

 

我只是讲了个故事而已,对不对?


有些人,他们不快乐

地瓜小七:

文/《关于这个世界你不快乐什么》

 
 

他们宅在家里:饮食不规律,或暴食,或绝粒;昼夜颠倒,晚上睡不着,白天睡不醒;情绪低落,自我抑,对很多事失去兴趣;喜欢泡在网上;很少和朋友联络;习惯把事情拖到最后一刻;对生活看不到意义,也看不到未来。他们的亲友很着急,但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帮他们。

 
 

因为他们的困境在别人看来完全是他们自己的有意为之——明明只需要一点点意志力,事情就可能完全改观。他们为什么宁肯睡在垃圾堆上,也不愿意起身打扫房间?他们说需要帮助,但为什么不论别人的劝慰多么苦口婆心,言辞多么恳切,似乎都不能撼动他们分毫?他们安静地听着,却显然根本没打算听从任何建议。这种充耳不闻的态度,实在让人着急,不是吗?

 
 

对于那些关切或指责,他们常常保持沉默。如果能够推心置腹,他们会说,他们已经感觉不堪重负了,对于这种状态,他们真的无能为力,也许只有某种强大的外力才能指引他们逃离困境。这些说辞,可能会让人很恼怒。为什么他们自己不能振作一点儿,而是要放任情绪控制他们的生活,或者把期待完全寄托在别人身上?

 
 

他们很想振作起来。你不知道他们的愿望有多强烈,强烈到有时他们觉得自己几乎要“五内俱焚”。可是他们真的做不到。他们好像被卡住了,无法拿出足够的力量做任何事。就像中国神话里的捆仙索,一旦缚住,手脚俱在,意识清醒,但却不能动弹,也无法挣脱。

 
 

如果对他们说:出去散散心吧,一切都会好的。多做运动,晒晒太阳,坚持住,加油!……他们的回应常常是沉默以对,或者笑笑不再说什么。他们明白你说得都对,只是,越是向他们呼吁,他们就越是感到,单纯有意愿还是做不成什么。奇怪吗?这其实是抑郁症的一个重要特征:不能为所欲为。

 
 

他们病了。

 
 

“抑郁症”这个词现在常常出现在媒体上,所以人们差不多都认同有抑郁症这回事。但如果自己身边有人声称罹患抑郁症,那么多半是不容易接受的。原因很简单,他们的言谈举止明明和常人无异,怎么就病了呢?而且,就算是病了,能有多严重,不就是情绪不高吗?

 
 

这样的想法,也是使抑郁症患者和周围人的交流减少的一个重要原因:他们没有可以展现、可以获得同情的伤口,也没有触目惊心的医学图像,甚至没有高热的体温和疼痛的反应。他们看起来如此正常,所以,尽管他们其实是在荒原上日复一日地跋涉,但是因为没有人看得到,所以没有人相信,他们其实已经撑不下去了。

 
 

一方面,他们很想让自己满足人们的期待,可是他们发觉自己做不到。这让他们在面对那些善意的关怀时,备感压力和内疚。所以他们试图减少社会交往,以躲避关切。另一方面,因为抑郁会让一些个性被放大而表现极端,当他们屡屡显得意志消沉,对生活过多地抱怨,对情感有过分需求和依赖,以及对人际关系过度敏感时,很有可能会让最初曾给予他们支持的人感到厌烦,并开始回避他们。而他们会很快察觉到变化,于是社会支持的正向强化被中断。双方作用力的结果是,他们以更强劲的方式重新坠入黑暗之中。他们在生活中总会面临一些没有解决的冲突,或者没能满足的要求,或者无法忍受的负担。这些情绪、挫折以及对生活失去控制的感觉会让人觉得很糟。因此,悲伤、无助、空虚、绝望、焦虑、愤怒和自我期许的种种情绪在内心不断地交战。大部分时候,它们能够被隐忍,被宣泄,被逃避。但也有时候,就算努力克制,负面情绪仍会不断积聚能量,左右奔突,就像奔流的“火之溪流”,寻找最近的豁口。而此时,最不危险的路径就是——把冲突转向内在。

 
 

在睡眠不佳、暴食厌食、沉湎于幻想、依赖酒精、冲动购物、宅在家里、上网消磨时光等自我损害的行为下,其实他们是在逃避现实压力。面对那些无法化解的压力和紧张,闭上眼睛会不会好一点儿?不听,不看,假装一切不过是场噩梦。睁开眼睛的时候,应该会好一点儿吧?至于那些不喜欢的事,推到明天做吧,也许有一天,一切会自行好转。今朝有酒今朝醉,闭上眼睛,就没有悬崖。

 
 

就这样,他们远远地避开让他们不喜欢、不习惯的人和事,躲藏到他们可以完全掌控的世界,自发成为家的囚徒,生活简化到只剩下最基本的需求。在这个简单的、熟悉的尺幅天地,他们可以像母亲怀中的婴儿般舒服、安全。不过在他们心里,却始终有个声音在提醒他们对麻木的生活状态的厌弃,对未来无能为力的焦虑,以及对自己深深的失望和自责。

 
 

因为逃避,该做的事越积越多,而堆积如山的责任让人产生了深刻的挫败感。为了抵消挫败感,他们不断寻找方式,试图填满空虚,于是就有了那些自我损害的行为。但羞愧与恨意的侵蚀有时会让他们觉得无所形。这种充满焦灼的情绪常常无助于激发行动力,反而会导致意志的瘫痪。于是,在新一轮挣扎后,他们又满怀焦虑和悔恨,更深地躲藏回自己的世界。这犹如一个扭曲的循环。就像爬行在莫比乌斯环带上的小虫,误入了一个只存在单一曲面但却自我永续的奇异世界。

 
 

在他们的自我观感中,有时觉得自己仿佛是被施了魔法的隐形人。纷繁世界与他们擦身而过,他们却只是身处虚空的旁观者。没有人知道他们迷失在黑暗之中,也没有人会前来搜寻。他们试图呼喊,寻找出路,但一些无法触及的障碍将他们和世界隔绝开来。偶尔有人听到呼救并想要提供帮助,但他们旋即发现,每个愿意帮忙的人都无法达到他们特别要求的高度。渐渐地他们觉,在这个孤独、喧嚣的世界里,他们看不到任何潜逃可能。于是慢慢凝固成一个僵硬的漂浮的姿势,无助地听任命运摆布。这幅画,可以叫作“无泪的悲伤”。

 
 

每一天,都有人感到自己很不幸。古希腊神话中的主神就曾仰天叹息——我是宙斯,克罗诺斯之子,却要忍受莫可言状的苦恼。林肯也说——如果把我的感受同样传播到全人类,那么这个世界上将再也看不到一张快乐的面孔。真的,心境障碍的蔓延速度令人吃惊,以至于一些心理学家认为,我们是处在一个“抑郁的时代”。

 
 

被抑郁困扰的人其实往往拥有一些很优秀的品质。他们敏锐、理智,富有创造力,不满足于平庸,对生活品质有着很高的要求。他们相信幸福要靠自己奋斗,也相信只要一切做得正确,世界就会变得色调明快,笑容灿烂,结局美满,就像小学课本上的插图或者广告和流行剧集形容的那样:无论多么重大的问题,都可以在短时间解决;好人不会永远受伤;关键时刻总有人伸出援手;只要坚持过黑暗时刻,前面必然是光明坦途……这些,应该没有错,这是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可是,这样的信念体系无助于我们正确判断在现实世界解决问题时需要的努力和耐心。

 
 

抑郁的人习惯把事情想得很糟。越想情绪越低落,心中、眼中只被无名的哀思填满。直到天和地都变灰了,才开始绝望地想为什么只有自己一个人被困在这个只有灰色调的世界。这种悲观的思维模式,心理学称为消极型归因风格。他们的思维好像可以自动进入熟悉的频段,给看上去的世界加上灰色的滤镜,让一切变得黯然失色。

 
 

这不完全是他们的错,这种消极的解释方式常常可以追溯到童年期。举个不具有普遍性的例子:如果童年时代对爱的需要一再被忽视、被拒绝,或者父母对孩子的态度中掺杂着否定、轻视、讥刺和不尊重,孩子就会凭借本能学会隐藏自己的委屈和失落,学着用讨人喜欢的、虚假的自我迎合父母的期望。他们的眼睛会始终看向父母,希望父母高兴,希望获得渴望的认可和关注。因为,你一定要喜欢我,重视我,觉得我好,我才能感到安全。

 
 

他们害怕让人失望。

 
 

为了这个目标,他们要求自己必须成功,必须坚持,必须完美,必须承受一切。否则就是有罪的,就是应该被责备的。这是一种自虐的义务感,多么孩子气的完美主义,这让他们一生都不快乐。

 
 

这种错误的模式如果被固化下来,陪伴他们直到年,他们便会习惯于否定自己。因为经验告诉他们,只有假装出完美的自己才会被接受。而真实的自己不够好,也不被人喜欢。这种割裂式的评价,让他们始终体验到内心需要的不平衡。一边是对爱和赞许的过度渴望;另一边是心底始终隐藏着的无助、愠怒、不被信任和没有安全感。这种不稳定的状态让他们不快乐。

 
 

假装的自我耗去他们太多的能量,为了补偿情感的空虚,他们用食、游戏、冲动购物的方式填补空虚,以获得暂时的满足。但是这种表面的平衡是如此微妙,如果有突然的事件唤醒了最初的忧伤,或者因疲惫而临界他们力量的边缘,他们的反应就很可能会出人意料,比如对微小的事件做出暴怒的反应等。而更多的则是精疲力竭,仿佛全身力气都已经耗尽了。

 
 

为什么会这样?他们也不知道。就像突然天降罗网,把他们困在里面,而他们只有麻木地承受。但是,这不是真相。因为压垮大象的永远不是一只蜜蜂,而是之前已经让它消耗殆尽的负累。

 
div> dit前對好他Pr.co
link"> link"> link"> link"> link"> link"> 会这样?他们也不知道。就像突然天降罗网,把他们困在 <0 A

iv> 满襟皊志
60.lofter.com/tag/%E8%AF%BB%E4%B9%A6">● 读书● 笔记 link"> link"> link"> link"> lilink"> li footer">© 蜂,而是之前已经让它消">苍 鹭 | Powered by就像突然天www把他们">LOFTER / htt